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法院文化 / 干警风采
徐和平:一片冰心在玉壶
发布时间:2013-11-27 浏览次数:4898 [关闭此页 打印此页]

为宣传各级法院在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中涌现出来的先进人物,进一步树立新时期人民法官公正为民、廉洁司法的良好形象,不断提升队伍素质和司法公信力,省高级人民法院近日组织开展“寻找‘最美法官’”活动。本刊从今天起刊登部分法官的感人故事。

徐和平轻声细语地汇报着一起合伙纠纷案件,声音越来越轻,脸上汗如雨下,突然伏倒在桌子上……

这幕发生在2011年4月21日上午的情景,深深烙在怀宁县法院院长马健的脑海里。

审委会会议暂停。经马健再三追问,徐和平轻描淡写地说,自己被检查出得了乳腺癌,当医生的老公在安庆找同行动手术,切除得不彻底,现在有点疼。

“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早说呢?怎么不去大医院治疗呢?”

“我手中还有20多件案子,当事人都在等结果,想办完了再去治病。”缓过劲来的徐和平说。

“听到她这样的回答,我当时就感动得热泪直往外涌。被查出癌症后,一直瞒着组织,一心扑在工作上,这样坚强的人,这样敬业的法官,就在我眼前!”马健说着,情不自禁一时哽噎难言。

当天下午,徐和平坚持开庭审理一件离婚案。按照程序,庭审最多一个小时结束。她每次审理离婚案,总会耐心地做调解工作。这天也没有例外。夫妻双方为了生活中的一些琐事,吵得你死我活,闹到法庭。徐和平像往常一样耐心细致地做双方的工作,引导他们换位思考。调解持续了4个多小时,在她情理法交融的调解下,被告认错,原告当庭撤诉,夫妻双双把家还。当时已是晚上7点多了,书记员何玉婷整理好卷宗转身要走时,发现徐和平趴在桌子上,两只手抱着胸口,脸色苍白。忙问“徐庭长,你怎么了?”她却说:“没什么,可能是有些累了!休息休息就好了!你早点回家吧,天黑了路上注意安全!”急着回家管孩子的何玉婷来不及多问就走了。

“第二天,我看到徐庭长的办公室门紧闭着,这是少有的事,就问杨庭长,竟听到徐庭长患了乳腺癌请假去上海做手术的消息。” 何玉婷说,“我以为自己听错了,一个女人得了这种疾病,已是很不幸,她第二天要去治疗,头天居然能泰然到不仅坚持开庭,还忍着疼痛,苦口婆心地调和一对夫妻。这让我太震撼了。”

“按常理,她5月3日做完手术,至少也得休息三四个月吧,谁知6月10日瘦小、虚弱的她就出现在办公室了。” 怀宁县法院民一庭庭长杨昌文说起共事了近10年的徐和平,可谓爱恨交织,“她知道庭里案件多,5个法官忙不过来,对我说‘不要把我当病人,分些案子给我办,我可以忘记病痛’,我拿她没办法。”

杨昌文告诉记者,从2011年6月手术后回来上班算起,到今年9月底,两年多时间,徐和平办了390多件案子。而她的体重则从手术前的108斤降到90斤。她平和、乐观的心态感染了我们整个集体。

“全国法院模范、典型不少,但离我们比较远。而徐和平就在我们身边。”院长马健说,今年50岁的徐和平,1985年通过招干考试进入法院, 1993年任助理审判员开始独立办案,2009年担任民一庭副庭长,20年以来一直在民事审判岗位上,主办的1800多起案件中,有近七成是调解结案。

在同事眼里,徐和平是一位好法官、好大姐。民二庭副庭长孙曜武被她事迹感动,满怀深情写下了黄梅大鼓《好法官徐和平》,在舞台上唱响时,许多人都流下了感动的泪水。

在家人心里,她是一位完美的妻子、母亲,孝顺的媳妇;在妈妈早逝的侄女眼中,她是胜似亲妈的大姑;她家是2012年度“全省五好文明家庭”……

而在当事人、律师的眼里,徐和平是位平凡的女性、不平凡的法官。她朴实无华,办案公正讲效率,追求案结事了人和,当事人心服口服。

1990年8月初,家住石牌镇的孕妇何小红在怀宁县人民医院分娩时大出血,因医务人员输错血,造成何小红染上了席汉氏综合征。15年后,何小红把医院告上了法院。2005年,安庆市中院、省高院先后作出判决。

2009年底,饱受病痛折磨的何小红又向怀宁县法院提起诉讼。这起引起媒体关注的特殊案件由徐和平承办。

庭审中,双方当事人围绕此案是否超过诉讼时效、是否违反了一事不再理的民事审判原则等6个方面展开辩论。作为女性,徐和平非常同情何小红的遭遇;作为法官,徐和平要用事实和法律来说话。怎样才能最大限度地维护老百姓的权益?使这起发生长达19年的案件得到圆满解决?徐和平先后多次去怀宁县人民医院调查取证。为了对席汉氏综合征有更加清楚的认识,同时希望能够帮助何小红早日摆脱病痛,她不仅买来医学书籍进行研究,还多次前往省、市医院向权威专家咨询。作为何小红的同龄人,徐和平每次看到她,总会像对待自己的妹妹那样,与她拉家常,耐心开导她,尽量化解她心中的怨恨,鼓励她好好生活。

在案件的审理过程中,何小红请求对席汉氏综合征、继发性不孕症的后续治疗费用进行鉴定。原告和被告各自主张前往相关的鉴定机构,双方矛盾再次激化。徐和平在征得双方同意后,决定由法院指定鉴定机构。为了使双方都满意,她向相关专家请教,并向多家医院进行查询,最终双方同意由北京华大方瑞司法鉴定中心进行鉴定。

鉴定结论出来后,徐和平迅速作出判决。何小红拿到了医院赔偿她因患席汉氏综合征所造成的后续治疗费等各项损失37万余元,以及其他各项费用近40万元。

这样的结果是何小红没有想到的。她泪流满面地拉着徐和平的手,轻声地说了一句“徐法官,谢谢您!”19年来所受的委屈得到了缓解,这些钱已经很难换回健康的身体,但是何小红感受到了法官有爱,法律也有情。

“我从造纸厂工人成长为一名法官,心里有个不变的信念,那就是任何时候都要对得起法官这个神圣的职业。”徐和平道出了她的心里话。

原载2013年10月19日 新安晚报

好法官徐和平的真善美

抗疫之战 巾帼有为——怀宁法院疫情防控战场上的巾帼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