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法院文化 / 随笔札记
我们年轻人能为社会做些什么
发布时间:2016-10-13 浏览次数:2094 [关闭此页 打印此页]

   我出生于89年下半年,由于读书晚的缘故,身边的同学朋友基本都是90后,所以我也乐意将自己归为90后。作为90后的我们,没有经历战火纷飞、政治动荡,也没有经历过大饥荒或者十年文革等等,所以我们总是遭到这样的质疑:张扬、自私、承受挫折能力差,被世人冠以“没有理想的一代”。但毋庸置疑的,总有一天法院院长会是90后、省委书记会是90后、将来的国家主席必定会是90后,社会的各行各业都将被90后占领,那么现在我想问我们这批被质疑的年轻人们,我们能为这个社会做些什么?

   我知道,并非每个人都能够成为弄潮儿,你我都是再普通不过的公民,是这个庞大的社会机器上一颗小小的螺丝钉。90后的我们,工作稳定后被父母“逼婚”,结婚买房子要花去我们年轻时候最好的二十年时间去偿还贷款,年轻人忙着生存,成为车奴,成为房奴,背负巨大生活压力的我们没有梦想,没有时间去关心政治,哪还有什么精力去为这个社会做些什么?

   能为社会做些什么?我觉得,说为人民服务太过高尚、说舍己为人太过浮夸、说无私奉献太过伟大,还不如回归自然,就是在我们老去的路上,一定一定不要变坏,每一个人在自己普通的岗位上做个好人将有很重要很重要的意义。

   我们在法院工作的90后们,将来如果成为一名法官,那么我们就做位好法官。邹碧华在自己主编的《法庭上的心理学》一书中写道:“当事人所面对的是充满人文品格的司法者,而绝非冰冷的法律适用机器。也正因如此,当事人所感受到的是法律对每一个人生命、人格、尊严、情感的尊重和保护,以及法律真正强大的力量。”

   我想做的法官是要公正赢得百姓信赖。公正是公信的基石。法官只有公正断案,才会赢得百姓信服。裁判的最高境界,是使裁判的过程体现法律的爱与信仰,让诉讼当事人和社会公众体验法律的理性和温情。我们要善于通过具体案件的审理传递一种价值观,使司法活动的全过程成为彰显公平正义、弘扬主流价值观的阵地。

   我想做的法官是用真情解开百姓心结。基层民事法官的工作就是管群众身边事解百姓心中结。民事审判关键在一个“理”字。很多民事案件并不是黑与白、是与非的简单冲突,而是包含着当事人甚至案外人的情感纠葛、甚至是爱恨情仇,不把理说透了,不把当事人的心结解开了,即使法律适用再准确,也不能彻底解决问题。只有真心理解百姓的疾苦,为他们排忧解难,百姓才会真心信任法官。

  我想做的法官是用责任牵系百姓冷暖。法官办一起案件不仅仅是完成一项工作,而且还可能挽救一个家庭,化解一场危机,甚至改变一种社会现象。这正是法官职业的魅力所在,也是法官赢得尊重和信赖的关键所在。作为法官,要多一份担当,多一份责任,善于发现和解决案件背后的社会症结,从根本上保障百姓的权益。

   法官不是生活在真空里,对现实诱惑并没有天然的免疫力。在我们做个好法官的的路上,我们肯定会遇见各种各样的诱惑。所以我希望我们亲爱的90后法官们,纵使给你一万个理由让你去作恶,你都要坚守自己的底线和操守,不要变成你从小憎恶的那种人,你一辈子都要嫉恶如仇,绝不随波逐流,绝不摧眉折腰,绝不绝不绝不失望于人性。90后的我们,已经走上了历史的前台,不能后退,也没有退路,我们只有满怀良知,用青春去感受法的脉动和心率,用生命去探索法的精神和真谛,将一生奉献给伟大的人民司法事业!            (刘 洲)

透过礼法触摸到的温情

一个沉重而温馨的角色 ——母亲